18 Aug

在上一篇文章《生成扩散模型漫谈(七):最优扩散方差估计(上)》中,我们介绍并推导了Analytic-DPM中的扩散模型最优方差估计结果,它是直接给出了已经训练好的生成扩散模型的最优方差的一个解析估计,实验显示该估计结果确实能有效提高扩散模型的生成质量。

这篇文章我们继续介绍Analytic-DPM的升级版,出自同一作者团队的论文《Estimating the Optimal Covariance with Imperfect Mean in Diffusion Probabilistic Models》,在官方Github中被称为“Extended-Analytic-DPM”,下面我们也用这个称呼。

结果回顾

上一篇文章是在DDIM的基础上,推出DDIM的生成过程最优方差应该是
\begin{equation}\sigma_t^2 + \gamma_t^2\bar{\sigma}_t^2\end{equation}
其中$\bar{\sigma}_t^2$是分布$p(\boldsymbol{x}_0|\boldsymbol{x}_t)$的方差,它有如下的估计结果(这里取“方差估计2”的结果):
\begin{equation}\bar{\sigma}_t^2 = \frac{\bar{\beta}_t^2}{\bar{\alpha}_t^2}\left(1 - \frac{1}{d}\mathbb{E}_{\boldsymbol{x}_t\sim p(\boldsymbol{x}_t)}\left[ \Vert\boldsymbol{\epsilon}_{\boldsymbol{\theta}}(\boldsymbol{x}_t, t)\Vert^2\right]\right)\label{eq:basic}\end{equation}

点击阅读全文...

12 Aug

对于生成扩散模型来说,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是生成过程的方差应该怎么选择,因为不同的方差会明显影响生成效果。

《生成扩散模型漫谈(二):DDPM = 自回归式VAE》我们提到,DDPM分别假设数据服从两种特殊分布推出了两个可用的结果;《生成扩散模型漫谈(四):DDIM = 高观点DDPM》中的DDIM则调整了生成过程,将方差变为超参数,甚至允许零方差生成,但方差为0的DDIM的生成效果普遍差于方差非0的DDPM;而《生成扩散模型漫谈(五):一般框架之SDE篇》显示前、反向SDE的方差应该是一致的,但这原则上在$\Delta t\to 0$时才成立;《Improved Denoising Diffusion Probabilistic Models》则提出将它视为可训练参数来学习,但会增加训练难度。

所以,生成过程的方差究竟该怎么设置呢?今年的两篇论文《Analytic-DPM: an Analytic Estimate of the Optimal Reverse Variance in Diffusion Probabilistic Models》《Estimating the Optimal Covariance with Imperfect Mean in Diffusion Probabilistic Models》算是给这个问题提供了比较完美的答案。接下来我们一起欣赏一下它们的结果。

点击阅读全文...

15 Jul

可能有读者留意到,这次更新相对来说隔得比较久了。事实上,在上周末时就开始准备这篇文章了,然而笔者低估了这个问题的难度,几乎推导了整整一周,仍然还没得到一个完善的结果出来。目前发出来的,仍然只是一个失败的结果,希望有经验的读者可以指点指点。

在文章《将“softmax+交叉熵”推广到多标签分类问题》中,我们提出了一个多标签分类损失函数,它能自动调节正负类的不平衡问题,后来在《多标签“Softmax+交叉熵”的软标签版本》中我们还进一步得到了它的“软标签”版本。本质上来说,多标签分类就是“$n$个2分类”问题,那么相应的,“$n$个$m$分类”的损失函数又该是怎样的呢?

这就是本文所要探讨的问题。

点击阅读全文...

1 Jun

如何训练你的准确率?

最近Arxiv上的一篇论文《EXACT: How to Train Your Accuracy》引起了笔者的兴趣,顾名思义这是介绍如何直接以准确率为训练目标来训练模型的。正好笔者之前也对此有过一些分析,如《函数光滑化杂谈:不可导函数的可导逼近》《再谈类别不平衡问题:调节权重与魔改Loss的对比联系》等, 所以带着之前的研究经验很快完成了论文的阅读,写下了这篇总结,并附上了最近关于这个主题的一些新思考。

失实的例子

论文开头指出,我们平时用的分类损失函数是交叉熵或者像SVM中的Hinge Loss,这两个损失均不能很好地拟合最终的评价指标准确率。为了说明这一点,论文举了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假设数据只有$\{(-0.25,-1),(0,-1),(0.25,,1)\}$三个点,$-1$和$1$分别代表负类和正类,待拟合模型是$f(x)=x-b$,$b$是参数,我们希望通过$\text{sign}(f(x))$来预测类别。如果用“sigmoid + 交叉熵”,那么损失函数就是$-\log \frac{1}{1+e^{-l \cdot f(x)}}$,$(x,l)$代表一对标签数据;如果用Hinge Loss,则是$\max(0, 1 - l\cdot f(x))$。

点击阅读全文...

7 May

多标签“Softmax+交叉熵”的软标签版本

《将“softmax+交叉熵”推广到多标签分类问题》中,我们提出了一个用于多标签分类的损失函数:
\begin{equation}\log \left(1 + \sum\limits_{i\in\Omega_{neg}} e^{s_i}\right) + \log \left(1 + \sum\limits_{j\in\Omega_{pos}} e^{-s_j}\right)\label{eq:original}\end{equation}
这个损失函数有着单标签分类中“Softmax+交叉熵”的优点,即便在正负类不平衡的依然能够有效工作。但从这个损失函数的形式我们可以看到,它只适用于“硬标签”,这就意味着label smoothing、mixup等技巧就没法用了。本文则尝试解决这个问题,提出上述损失函数的一个软标签版本。

巧妙联系

多标签分类的经典方案就是转化为多个二分类问题,即每个类别用sigmoid函数$\sigma(x)=1/(1+e^{-x})$激活,然后各自用二分类交叉熵损失。当正负类别极其不平衡时,这种做法的表现通常会比较糟糕,而相比之下损失$\eqref{eq:original}$通常是一个更优的选择。

点击阅读全文...

28 Apr

在bert4keras中使用混合精度和XLA加速训练

之前笔者一直都是聚焦于模型的构思和实现,鲜有关注模型的训练加速,像混合精度和XLA这些技术,虽然也有听过,但没真正去实践过。这两天折腾了一番,成功在bert4keras中使用了混合精度和XLA来加速训练,在此做个简单的总结,供大家参考。

本文的多数经验结论并不只限于bert4keras中使用,之所以在标题中强调bert4keras,只不过bert4keras中的模型实现相对较为规整,因此启动这些加速技巧所要做的修改相对更少。

实验环境

本文的实验显卡为3090,使用的docker镜像为nvcr.io/nvidia/tensorflow:21.09-tf1-py3,其中自带的tensorflow版本为1.15.5。另外,实验所用的bert4keras版本为0.11.3。其他环境也可以参考着弄,要注意有折腾精神,不要指望着无脑调用。

顺便提一下,3090、A100等卡只能用cuda11,而tensorflow官网的1.15版本是不支持cuda11的,如果还想用tensorflow 1.x,那么只能用nvidia亲自维护的nvidia-tensorflow,或者用其构建的docker镜像。用nvidia而不是google维护的tensorflow,除了能让你在最新的显卡用上1.x版本外,还有nvidia专门做的一些额外优化,具体文档可以参考这里

点击阅读全文...

29 Mar

为什么Pre Norm的效果不如Post Norm?

Pre Norm与Post Norm之间的对比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了,本博客就多次讨论过这个问题,比如文章《浅谈Transformer的初始化、参数化与标准化》《模型优化漫谈:BERT的初始标准差为什么是0.02?》等。目前比较明确的结论是:同一设置之下,Pre Norm结构往往更容易训练,但最终效果通常不如Post Norm。Pre Norm更容易训练好理解,因为它的恒等路径更突出,但为什么它效果反而没那么好呢?

笔者之前也一直没有好的答案,直到前些时间在知乎上看到 @唐翔昊 的一个回复后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问题竟然有一个非常直观的理解!本文让我们一起来学习一下。

点击阅读全文...

19 Mar

为什么需要残差?一个来自DeepNet的视角

《训练1000层的Transformer究竟有什么困难?》中我们介绍了微软提出的能训练1000层Transformer的DeepNet技术。而对于DeepNet,读者一般也有两种反应,一是为此感到惊叹而点赞,另一则是觉得新瓶装旧酒没意思。出现后一种反应的读者,往往是因为DeepNet所提出的两个改进点——增大恒等路径权重和降低残差分支初始化——实在过于稀疏平常,并且其他工作也出现过类似的结论,因此很难有什么新鲜感。

诚然,单从结论来看,DeepNet实在算不上多有意思,但笔者觉得,DeepNet的过程远比结论更为重要,它有意思的地方在于提供了一个简明有效的梯度量级分析思路,并可以用于分析很多相关问题,比如本文要讨论的“为什么需要残差”,它就可以给出一个比较贴近本质的答案。

增量爆炸

为什么需要残差?答案是有了残差才更好训练深层模型,这里的深层可能是百层、千层甚至万层。那么问题就变成了为什么没有残差就不容易训练深层模型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