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等待.JPG上个月的最后三天(06.28-06.30),我去国家天文台参加了第三届宇宙驿站的站长联谊会及科普研讨会。会议在河北兴隆天文台举行,我们按照计划是先到北京总部,然后去兴隆,然后回到北京总部解散。具体的故事我会另写文章与大家分享,本文主要想说一下我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难分难舍”的返程之旅。

按照计划,我是昨晚9点的飞机,今天凌晨应该可以到广州。我七点多到机场,八点左右就办完了登记手续,然而,我们等了两三个钟,最终得到的结果是:由于雷暴雨的影响(北京并没有下雨,估计是途中某个地方的上空天气太糟糕),该航班取消,补到第二天七点......这对我来说可真是个大考验。虽说航空公司会为我们联系宾馆,但是效率之低让不少人在机场抗议,于是乎冰冷的机场一下子就热闹起来的(取消的不知我们一趟航班,还有很多其他航班)。而我虽然来过好几次北京,毕竟还属于“异客”,自然经验不足,但我做出了一个很大胆的决定:在机场过夜!

我们被告知取消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折腾了好一会,差不多十二点,我想了一下,七点的飞机(后来改为七点半了),五点就要开始办理手续了,所以我要度过5个小时;然后是稍微计划了一下:看热闹、看书、玩相机、做计算、写日记(严格来说是“夜记”了)、发呆、打瞌睡等等,本以为就可以度过一夜了,并不是十分困难。而我手机也将近没电了(屋漏偏逢连夜雨呀),只得关机,无聊感倍增。按照计划逐步进行着,然后计划总赶不上变化,随着人数的变少,我也慢慢撑不住了,可一下子又找不到睡觉的地方(坐的地方都很挤),这时我才真正感受到:能够睡个好觉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等飞机等到打扑克.JPG

天真偷乐的小女孩.JPG

寂静的机场.JPG

各种状态.JPG

下面是我在机场一夜的一些“夜记”:

1、
航空公司有回应了(后注:这已经是天大的奇迹,要知道很多其他被取消的航班还没有补班的消息呢),然后让我们等待宾馆,无尽的等待......
————23:48

2、
坐等...
忐忑...
等待还在继续,
抗议还在进行,
未知还在延伸。
————23:59

3、

————00:02

(后注:这段时间中我在看《天文爱好者》,默写诗歌、做理论物理计算、发呆...)

4、估计现在有一点多了吧。

5、
估计一点半了吧。
闹什么闹,要解决这个问题(后注:指的是航班取消)的唯一方法就是技术,再吵也没用。

6、快两点了吧,人开始少了,等下我会不会很孤单呢?虽然我知道“我干吗在乎别人怎么想呢”

7、
北京首都机场T3、第六期《天文爱好者》,这可真是难以磨灭的痕记,这是我最熟悉的北京了吧?
————02:30

8、
天气快好起来吧,不然我早上都无法回去。
————02:30

(后注:此时来了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老人,坐到了我的隔壁,他们是从乌鲁木齐飞来的,等早上的飞机转到南宁,挺友善的,我们就谈起话来,然后,她让我悲剧地发现:)

9、原来现在才一点多呀!

10、聊天,原来她们是回家探望儿子的,好几年没有回家了。

11、现在我都不知道是几点了,来了两个外国人,好想跟他们聊天。

(后注:我问老先生要不要等下睡会,他听不懂,这才发现他们不是讲英语的,不过跟他同行的女士会讲英语,然而我讲得很挫)

12、似乎有不少外国人都选择凌晨的班机。

13、够三点了吗?

(后注:我打开了手机,看时间,关机)

14、现在是02:55,原来地球真的转得很慢。

15、总有三点半了吧?机场似乎热闹了一点。冒出了一个很疯狂的想法
(后注:我想找隔壁的老人下象棋,可惜他说不会)

(后注:接着我去另一张适合睡觉的椅子打瞌睡了,直到五点,办理补签等各种手续,然后七点半,飞机顺利起飞了。我想,这趟要是不顺利的话,真的有可能激起民愤的...十点半左右我下机了,大概十二点,我回到了学校宿舍。整个旅途就感觉像是从火星回到了地球那样亲切!)


转载到请包括本文地址:http://spaces.ac.cn/archives/2013/

如果您觉得本文还不错,欢迎点击下面的按钮对博主进行打赏。打赏并非要从中获得收益,而是希望知道科学空间获得了多少读者的真心关注。当然,如果你无视它,也不会影响你的阅读。再次表示欢迎和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