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Jun

收到新版《量子力学与路径积分》

《量子力学与路径积分》封面.jpg今天收到高教出版社的王超编辑寄来的费曼著作新版《量子力学与路径积分》了,兴奋ing...

《量子力学与路径积分》是费曼的一本经典著作,更是量子力学的经典著作——它是我目前读过的唯一一本从路径积分出发、并且以路径积分为第一性原理的量子力学著作(徐一鸿的《简明量子场论》好象是我读过的唯一一本纯粹以路径积分为方法的量子场论著作,也非常不错),其它类型的量子力学著作,也有部分谈到路径积分,但无一不是从哈密顿形式中引出路径积分的,在那种情况之下,路径积分只能算是一个推论。但是路径积分明明就作为量子力学的三种形式之一,它应该是可以作为量子力学的基本原理来提出的,而不应该作为另一种形式的推论。费曼做了尝试——从路径积分出发讲解量子力学,而且显然这种尝试是很成功的,至少对于我来说,路径积分是一种非常容易理解的量子力学形式。(这也许跟我的数学基础有关)

阅读剩余部分...

27 Mar

三月二十七日

六年弹指一挥间,阙歌远耳不可留。
玫瑰满园已落英,承诺只在风中存。
梦里水乡长思念,旭日难懂婵娟心。
冥顽食古仍不化,萍聚萍散唯唏嘘。
开水白菜心尤在,不知何人在何方。
谁道苍天不易老,沧海桑田怯回头。
(苏剑林,写于2014.03.27 01:19)

11 Sep

《转山》,动人之旅

转山.jpg

刚看完了电影《转山》,挺感动的,总觉得好像不写点东西就对不起这部电影了。

这还需要从上学期选公选课谈起。上学期我选择的公选课是数据库,而体育课则是太极,接近期末考的时候又重新选公选课了,我想选修一门轻松点、惬意点的课程,刚开始是选择了书法,后来看到了“自行车出行与户外旅游”,有点心动,再看上课老师,原来就是我们的太极老师,上了一学期的太极,跟他有些熟悉,也觉得他很好相处,就觉得选择这门课程了。

上一周二是这门课程是第一次课,老师讲得很精彩,而事实上,我唯一能够全程专心听课的就只有两门课程,一门就是这个公选课,另外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奇怪吧?确实是,马列老师讲得真的很精彩,我几乎没有分过神)。《转山》这部电影也是上公选课的时候老师推荐的,是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大体的情节是一个台湾年轻人,只身踏上骑自行车从丽江到拉萨的旅途。影片描绘了他路上的崎岖行程,描绘了一路上的风土人情,让人颇为深刻。

阅读剩余部分...

4 Mar

我害怕

曾经我会一字不差地看完你的日志,
一点蛋疼的破事都会当成宝贝一样。
和你分享,
跟你在一起,
笑点低的莫名其妙。
你知道我所有的事,
我也收藏着你太多的秘密。

我们可以一直聊到凌晨,
好像从来不缺话题。
可是...
可是...
后来,我们慢慢失去了联系。

等我们发现
时间是贼了,
它早己把我们
说不完的话
偷光了。

偶尔遇见,
也只能尴尬一笑,
寒暄几句,
便再无联络。
你一定以为无情的我把过去都忘记了,
你以为我把你看得不再重要。
那么,你肯定不知道,
我常梦见我们一起仰望过的那片天空呢。

亲爱的老朋友,
和亲爱的曾经心心相印的人。
不联系不是因为你不重要,
而是我好怕,
我不再重要。

阅读剩余部分...

9 Jun

高考结束了

轻轻地,它来了;悄悄地,它走了。似乎不带来一点东西,也没有留下一点痕迹,除了那珍贵的回忆。

仰望天空.jpg

06月07日、08日,两个一直以来于我而言都很神秘而神圣的日子,在前天、昨天和他们相遇了。一切来得那么不知不觉,似乎只有一瞬间,那传说中一个人生的转折点便过去了。然而,只有经历过才发现,它并没有那么神秘,它并没有那么令人颤抖,甚至,它只是很普通的一场测验而已。

阅读剩余部分...

23 May

高考倒计时15天...

偷空上来写写心情^_^

还有15天.jpg

阅读剩余部分...

10 Jul

明天就出发去夏令营了

明天就要飞去北京参加北京大学天文夏令营了。

参加夏令营本来就是喜事,我满怀着喜悦。然而,喜悦之中却有点伤感。伤感的不是夏令营,而是一种别绪,一种难以看到想见的人的无奈。不管怎样,带着想念,好好参与这次的活动,希望能够收获更多的阅历和经验,同时也是一次对许多人梦寐以求的高校——北京大学的旅游和认识,也算是为明年的高考埋下美丽的伏笔

另一方面,暑假的到来意味着高二的结束,其实,当高考结束的那一天起,我们已经是“准高三”学生了。不少人讨论过高三怎么过,也有不少师兄师姐们向我们描述过高三的死板生活,而我的答案只有五个字:高三,好好活!

阅读剩余部分...

1 Jan

你好,2011!

happy.gif

2010已经成为历史了,在2011的第一天,BoJone祝大家新年快乐,生活、学习、工作都更上一层楼!我愿一直与大家探讨科学,分享科学!

一直想好好地总结一下过去的一年内的事情,无奈事情太多,一拖再拖。其实在2010年里,最值得纪念的当然就是完完整整地经历了一次天文竞赛。从3月的预选,到五月的宁夏固原决赛,接着是7月的北京集训,最后是9月下旬的北京IOAA。一步步走来的足迹,浮现在脑海,历历在目。

阅读剩余部分...